2018年8月18日  星期六
站内搜索:
地震科普
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 > 地震科普 > 详细资料

第五部分:求生实例 (下篇)

来源:发布时间:2015/12/29 10:33:48访问次数:720

节省氧气 保存体力


    孟长智,唐山矿工作;原住凤凰路,平房,十一度区。
  当我知道是地震时,就往炕下跳,刚下炕房就倒了,我被埋在炕沿下,受到炕沿的保护,除腿被砸伤外,没伤着其他要害地方,而且有一只手还可以活动。因为头部周围全是灰土和砖石,我便用手在头前清理砖石,扒开灰土,延长了生存时间。然后我仔细听着上面的动静,为节省氧气,我没乱呼喊,因而保存了体力。当听到上面有人走动时,我才喊他们。终于外面的人发现了我埋压的地方。但是由于我身边有一堵墙已被震酥,摇摇晃晃快要倒塌,人们还不敢立刻走到我跟前。他们先冒着危险清理了我头前的废墟,解决了我呼吸的问题,然后找东西先将墙垛顶住,才开始扒我,时间不长就将我救出。
 

耐心沉着 终免截肢


    李齐,唐山工程技术学院教师;原住矿院南新楼,十一度区。
  我是唐山矿院教师,我爱人是唐山煤矿医学院医生。家有两个孩子,大的七岁,小的一岁。地震那年,我们住在本校一所四层楼的家属宿舍,我们住在一层。震前一天,我们没发现什么异常,只觉比平时闷热,睡得较晚。,当时是被震醒的,醒后已震得很厉害了,只听上下的门窗震得哗哗作响,声音很大。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房子就倒了。我们屋里放两 个床,我睡在单人床上,爱人和孩子睡在双人床上,掉下的预制板折断,两头顶在残墙上,折断处砸在双人床上,当我明白过来后,才知我已移到双人床上,具体如何过来的,至今也弄不清了。床未坏,我们四个人埋在三角空间中,我和两个孩子未压住,爱人左脚被压住三分之二造成骨折。过了四五十分钟,听到外面有嘈杂声、呼救声。我们喊,外边可能也听不见,因为逃出去的人都即刻离开楼房,坍塌的楼很危险,漆黑一片,一般人都不敢上前救人。天亮后,从缝中射进了阳光,我们压得不太实,呼吸没什么困难。我试着活动,扒开砖石,约1l点钟,终于钻出去了。然后我打了一条通道,叫来一个人,又将孩子救出来。但爱人的脚就是拉不出来,大家非常着急。由于里面空间非常小,人们也进不去,这时已又过了一天,人们商量是否截肢,这样可以保全性命。但是我爱人不同意,她认为,目前医疗条件不行,截肢出来也不一定活,我们只好眼看着她却无能为力。最后当地驻军来了一个班的战士,找来一截绳子,绑在她的腿上,战士们在外面使劲拉,才将脚拉出,但皮肉全掉了。爱人是医生,她指点着我们为她护理受重伤的脚,我们用盐水为她消了毒,以后没发炎,伤脚逐渐愈合。这一场灾难总算过去了。

 

拼命挣扎 适得其反


      孟庆生,市科委干部;震前住路南区德庆里9号,砖石焦顶平房,十一度区。
  7月27日上午10点,我从无锡出差回家,晚上觉得非常闷热,就在外面乘凉,一直到10点半钟方才回屋。28 日凌晨2点多钟,听外面下起小雨,因院中杂物已收拾好,我就只管放心睡觉。熟睡中忽觉床铺上下颠起来,颠几下后,一块石头打在我的头上,我立即想到可能是地震了。同屋住的有爱人和孩子。我面朝里躺着,在翻身下床的瞬间,被仰面朝天压在 床上。我呼喊爱人,没有回声。床像筛子一样来回运动,越动身上压得越实,闷得透不过气来。大震过后,我呼喊救人,无人应声,我拼命挣扎,结果适得其反,非但挣不脱,身上的东西压得更实,缝隙少了,呼吸十分困难。两个多小时过去了,我想照此下去会活不成了,我不再动了,也不呼喊了,我要保存体力,争取多活一段时间,总会有人来救的。后来我感觉到一只脚露到了外面,我就不停地抓动脚趾,以示此处有人,便于上面的人发现我。住在外屋的岳母和长子房倒时被大衣柜和写字台挡住,形成了二尺高的空间,他们自己钻了出去,岳母由于年纪大了,将二周岁的孩子送出后,回来找不到自己家的地方,就去扒邻居,后由邻居领岳母找回自己家。人们发现我抓动的脚趾,知道我还活着,立即扒救。因为南正房的碎砖及焦顶全压在我家屋上,扒救很费劲,整整用了一个多小时,我才钻出废墟,爱人和次子被扒出后已没气了。

  埋压的人自救的方法有两种,一是设法出去,一是保存体力,像我这样埋得较重者采取后一种方法最合适。

 

救护不当 终成疾患


    纪玉荣,唐山工程技术学院教师;住在唐山矿冶学院宿舍南新楼,十一度区。
  这栋楼房是砖墙预制板顶,共四层,我家在二层,南北两间。地震当天,我住在小房间,随着剧烈的震动,楼房坍塌,但我住的小屋跨度小,未倒,支立在废墟上。我去对面大屋叫家人,见大屋倒塌,无人回答,我估计他们震亡了,心中既恐惧,又悲伤。主震过后,余震不止,为防余震,我又爬回未破坏的小屋,四周漆.黑一片,找不到出路,就先到桌子下躲避。过了一段时间,我想这样呆着仍很危险,应设法出去才是较安全的办法。我来到窗前,恍忽中见楼房离地面很高,胆颤心惊,不敢向下跳。后找到窗外的流水道,摸着向下滑,滑动过程中,左臂划破,因划得较深,血流不止。人们见到后帮助包扎,由于无医疗知识,止血方法不对,适得其反,当医疗队发现后,为时已晚,造成左臂肌肉萎缩,终生残废。至今生活不能自理。
 

避实就虚 从外掘进


      刘月娥,原住工农兵搂。十一度区。
  我住的这所楼共三层,地震时楼上掉下的预制板卡在墙角,我身体被死死压住,,不能动弹,无法采取自救措施,只好等待来人扒救。当四名亲属找到我时,他们见我上方预制板纵横交错,无法搬动,同时还有可能再塌下来的危险,人们避开预制板,从外面向里打洞,他们先找到我的脚,然后将四周支护好,慢慢将我拉出。
 

撑梁垫砖 坚持待援



  赵福安,唐山矿地震业余测报员;原住工人新村,十一度区。地震时我被惊醒,已来不及躲避,房倒后一根房梁落下,正好砸在我的胸口上,伤势很重,我立时昏了过去。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我才醒了过来,这时房梁仍压在胸前,随着余震的抖动,疼痛难忍,呼吸困难。如果再这样下去,不立即采取措施就十分危险,于是我就拼尽全身之力撑起房梁,并同时将砖头垫在下面,胸前的压力减小了,虽然其他地方仍然压着不能动,但暂时不会危及生命,可以等到来人救我。我密切地注意外面的情况,听到有动静时,就大声呼喊。人们终于听到我的声音,顺声找到了我,有三个人一起来救我啦!可是房盖和房梁都非常重,根本抬不动,他们就找来木棍,几个人一起撬,慢慢撬起一条缝,空间越来越大,终于把我拽了出去。 
 

断壁抽砖 击石传声



    张爱琴,唐山市供电局职工,震前为下乡知识青年;家住西山路开滦楼,十一度区。
  开滦楼共三层,楼板为整体结构,我家住在二层,位于楼房边缘。
  27日晚,只感到天气闷热,我因等大弟弟下夜班,睡得很晚、剧烈的振动将我惊醒,只见外面一片雪亮,墙已裂开,在亮光的照映下,参差不齐的砖缝一开一合,房屋摇摇欲坠,十分可怕。我意识到这是地震,顺势向床下滚。这时楼倒屋塌,楼板掉下,我被压在里面,成半跪半趴的姿势,趴在床边,不能活动,黑暗中闷得实在难忍。我用一只手乱摸,发现屋顶紧挨着头,四周全是砖,衣服还在床上,床当中已砸穿。时间一分分地过去,我呼吸越来越急促,但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,只要我还有一口气,我就要争取为自己创造生存的条件。于是我顺手一块一块地从断壁上抽砖,盼望外面能进点儿空气。绝望中,一丝凉风吹了进来,啊,原来是从我刚刚抽下的一块砖缝处进来了空气,我使劲吸了一口气,顿觉轻松。空气和光线给我带来了生的希望,我想再活几天是没问题的。只片刻,我缓过气来,也能说话了,就和隔壁的母亲搭话。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原住在一起的邻居和姐姐前来扒我们。我听到有人来,拼命喊也无效,因地上的家具全堆在我的外面,结果反又把我弄得精疲力尽,连喊的力气也没有了。外面的人不能确定我的位置,扒救无从下手。姐姐急得在外面喊话,并教我拿东西敲打,我听到她的声音很清楚,就按她说的去做,在里面用力敲,这个办法果然管用,人们听到敲击声,顺声向里挖,挖了约两米深,我见到了亮光,终于和外面挖通了。人们把我拉出去,我已不会走路了。
  从扒救我的过程看,埋压较深的人,呼喊不起作用,用敲击的方法,声音可以传到外面,这也是压埋人员示意位置的一种方法。
 

夫妻共奋 免遭厄运



    袁云峰,离休干部,原在路北区科委工作;住路南区斜阳街,焦顶平房,十一度区。
  地震发生之前的头天晚上,天热得躺在床上难以入睡,过了午夜,才慢慢地睡着。正在酣睡之时,忽然传来异声,我爱人一轱辘翻身坐起,扭身拉了我一把,我醒来睁眼看时,一道弧光射来,随着咔嚓一声,就觉着大地上下颠动,然后轰轰隆隆地悠晃起来。是地震!我一侧身,与我爱人抱在一起,还未来得及躲避,房顶就跟了下来,像是什么庞然大物,将床猛摁了一下,同时砖头瓦块遮头盖脸地砸上身来,把我们埋在了床上。过了一段时间,我从麻木中清醒过来,此时周围死一样地寂静。不一会,忽然一声喊叫,是西邻曹家二女儿在喊她爸爸,我们顿觉清醒,一股求生的欲望把我们带回了现实,本能地我也呼救了两声,无人答话;我爱人挣扎了几下,也无济于事。这时我告诉爱人不要再挣扎了,就开始寻觅自救脱险的门路。
  经过仔细搜寻,我的头上好像东西不多,左胳膊压在我爱人身下,右胳膊虽露在外面,手却包在被里。当时我想,如果手能活动,就可以想办法出去。我问爱人"你能不能拱拱身子,好把我的手抽出来?"她点点头,困难地正正身子,猛地一拱,抬了抬上身,我顺势一抽,由于空间有限,胳膊回不过弯来,只抽出半截。她第二次憋足了劲,又一次狠命往上一挺,我的手终于全抽出来了。我用另一支手试着一点一点地清理砖头杂物,也慢慢地能活动了。后来我用长虫脱皮的办法,一节捯一节,把身上的东西大的塞到身下,小的推移到身后,负荷减轻了,呼吸也痛快了,上半身也就松动开了,我双手往后一支,上身一挺,哗啦一声,我居然坐了起来,接着两手又狠命地往上一撑,屁股一退,硬是把双腿从半人深的碎砖堆中抽了出来。虽然脚上蹭掉了一层皮,但我终于得救了,成了自由人。
  爱人仍被压埋着,我开始解救她。清理了上半身的埋压物,过了一段时间,她也能坐起来了,呼吸也畅通了,但下半身压的很重,一时半时还很难救出来。这时我和她商量:"你已经没有危险了,先慢慢自己扒,我去看看孩子们!"得到她的同意后,我就去逐个救孩子。大儿子埋压得也很重。我先找到了他的头部,待清理了他头部的埋压物,呼吸没有问题了后,我又去扒救我的女儿和老儿子。过了一段时间,救出他们之后,又将我的老伴和大儿子全部救出来,全家无一震亡。我如果不采取这些办法,我的女儿和老儿子也许就会被这场大地震夺去生命。

 

不会急救 追悔莫及


     齐风章,唐钢钢研所离休干部;原住路北区东工房,平房,十度区。
  我们全家六口人,我和爱人、两个儿子住北面一间半工房,是石头焦子顶。南面是自家盖的砖墙焦子顶小楼房,两个女儿住在里面。
  地震时,我们正在熟睡,两个孩子的惊叫声把我吵醒。这时已晃得非常厉害,我清醒后,不知什么原因已经站到了屋顶上,直到今日,我也不知自己是怎样被甩上去的,家中其他五口人都被压在下面,我心中既难受又焦急,一时不知该先救谁好,说实在的,我有点惊呆了。片刻之后,我听到两个女儿的叫喊声,使我惊醒,急忙顺声向她们奔去。见箱子和自行车支住了焦子顶。焦子顶太沉,我扛不动,就从墙上抽砖,用双手挖一个洞,拉出两个女儿。然后立即救妻子和两个儿子,大儿子叫铁锁,二儿子叫双锁,我使劲叫喊,也听不到应答之声,我就先扒房屋废墟,扒了约半个小时,铁锁说话了,我发现扒的位置不对,白白浪费了一段时间,又顺铁锁的声音重扒,找到他后,他的呼吸已相当微弱,他对我说:“爸,先扒双锁吧,他不行了,我也快死了。”看着奄奄一息的铁锁,我心如刀绞,心想,应先救有声音的,帮他脱离危险。我磨破双手,用厂10多分钟将铁锁扒出,如果再晚几分钟也就没希望了。紧接着又去扒妻子和双锁。他们被扒出后,已闷得窒息休克,但摸摸两人脉搏仍断续跳动,我们虽知道他们有可能救活,但不会救护,没进行人工呼吸,眼睁睁看着两人死去,我至今追悔莫及。
  从我家的教训看,平时我们应学习一些简单的医疗救护常识,以备应急之用。
 

负荷过重 巧用炕洞


    高锦一,唐山市24中教师;原住在西新村东街50号,十一度区。
  地震时,我被惊醒时房屋已经倒塌了。我家住的是砖墙焦子顶平房,我仰卧在炕上,全身被碎砖、尘土压住,上面是竹笆和焦顶,只觉呼吸困难,如负重千斤,无力自拔,只好等来人扒救。家人脱险后,立即来救我,但由于上面的焦顶块太大,三个人也搬不动,只好从别处寻找地方。因我家住的是土炕,人们爬到炕沿处,凿开炕沿帮,使炕塌落,我掉到炕洞里,从炕帮破洞处爬出。
  我是属于埋压较重者,但扒救人巧妙地利用了炕的特点,将我救出来。这要比从上部扒安全。充分利用地形地物是救人的方法之一。 

 

顾此失彼误伤亲眷


    孙艳玲,唐山供电局工作;原住在路南区达谢庄后街40号,十一度区。
  我家住的是解放前盖的两间平房,我同母亲及两个外甥睡在一个炕上。房子倒后,我们没来得及躲避而被埋压在炕上,房檩斜搭在倒塌的墙上,灰土飞扬,又呛又闷,喘不过气来。我大声呼救,上面无人答声,反觉得呼吸更加困难,全身疲惫不堪,体力消耗很大。后来我不乱呼叫了,注意听上面的动静,等听到有脚步声,证明有人来了,再拼命喊。外面的人终于发现了我们,急忙扒救,由于救人心切,未问清下面埋压情况,很快将我救出,然而却将我身上的埋压物堆放在母亲和两个外甥的埋压部位,增加了他们身上的重量,等再救出他们三人时,已无法抢救了。
  从地震扒救过程看,开始阶段哪里有呼救声,大家就奔向哪里,但有时却没有注意到周围其他被埋压未死但不能说话的那些人。为此,救人时应将废墟瓦砾掷得远一些,以免伤着其他埋压人。

电话:0632-3321692 邮箱:sdzzdzj@163.com 地址:山东省枣庄市新城民生路629号市政府综合楼市地震局 网站地图
版权所有 枣庄防震减灾网 备案/许可证编号:鲁ICP备14007558号 网站标识码:3704000034

鲁公网安备 37040002000027号


您是第298763位访客